来自 影视作品 2019-09-23 20:3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金沙国际登录 > 影视作品 > 正文

她最终决定不再等他了

这是第一次看香港的有关同性恋的电影,如何开始说这部电影呢。第一次是很宝贵的,在人生中有好多第一次,所有的第一次无论好坏,都应该值得记忆和回忆,但是我这一辈子也不会喜欢上一个男人,所以这就没有第一次的可能性。
本来我以为这部电影是真的,早先有耳闻,这部电影两个主角的名字,黎耀辉和何宝荣是王家卫班底的两个摄影助理的名字,现在才知道这只是借用,没有事实,所以这是一个故事。
这部电影前三分钟直接高能地上演两个人在床上的戏份,梁朝伟和张国荣两个帅哥,在床上撕扯,牺牲够大,通过闪过的一丝丝镜头,大概应该是全裸。只是拍了上半部分。唯一不好的只是画质不好,还是黑白色。我不知道为什么要用黑白色,在我的印象里,有些照片是彩色的。直到后来,才变成彩色。可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并没有在意,直到他们分手又在一起,电影就变成了彩色。用一句话来说,和爱人在一起,世界就变成了彩色。
我特别喜欢梁朝伟饰演的黎耀辉,他为何宝荣所做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好。爱情不分性别,那么黎耀辉的爱就像阳光一样,很平常,平常到没人会发觉和感激,但是爱一直在。
爱有时候是温柔的。黎耀辉给受伤的何宝荣擦身子,给何宝荣洗脚,和何宝荣做饭,陪何宝荣晨练以至于生病,但是何宝荣仍然淘气地说饿了要吃饭,黎耀辉喊着你让一个病人给你做饭!随后闪过的镜头是黎耀辉披着毛毯在帮他做饭。何宝荣半夜喊着没烟吸,可是随即就半夜出去给他买烟。黎耀辉在饭店工作,没事就讲电话。黎耀辉每句话都透露着关心。
爱有时候是粗暴的。黎耀辉不想让何宝荣离开,于是把他的护照藏了起来。不得不承认,爱与占有总是有些难舍难分的,黎耀辉说,其实我最高兴的日子,就是何宝荣受伤的日子。黎耀辉在这段时间一直在陪着何宝荣。黎耀辉伺机为何宝荣报仇,把打他的人直接打伤。然而何宝荣却是如此地淘气,有几分那种萌,还有几分任性。和黎耀辉斗气,把黎耀辉买好的香烟一下子打散,黎耀辉却一声不吭地捡着香烟。本来身上有伤,却总是要和黎耀辉睡在一起。自己受伤以后就来,伤好之后,就想着跑开。
相比之下,黎耀辉就显得爱更深一些,可是再一想,何宝荣是扮演女朋友的角色,如果这些都没有,那么他也不可能演出这么生动。
两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缺点,多疑傲娇。两个人都不肯说出自己和另外的人睡过多少次,两个人都不认为自己有错。他晚上出去,他会怀疑,有个别人接电话,他怀疑他是谁。两个人都是这么的傲娇,不肯低头,所以最后他们从香港是一对来,到了走的时候,各自分开。
最终黎耀辉也不等了。他等够了,所以他选择了跟何宝荣一样地路子,找个男人解决寂寞。他说,我总是认为我跟他不一样,最终我却输给了寂寞。何宝荣一直在外边找男的,黎耀辉在坚持等待了许久之后,也是找男的。我只知道他们只是为了消遣寂寞,两个人的心里都互相有他。
可是两个人都很倔强。黎耀辉有一次机会见过他,可是他说他不想再见何宝荣,于是这次机会没有了。后来何宝荣想黎耀辉了,想回去的,却发现只是一个空房子。当何宝荣看到那个他们一起买的旧灯,上面是两个人在一起看他们来这里要看的瀑布,泪流满面,我不知道他留下的是伤心还是后悔的泪水,也许两者都有吧。而此时的黎耀辉却独自一人在看瀑布,他说,本来应该是两个人的。黎耀辉终于决定不再等他了,也不再和他见面,怕自己听到那句从头来过,再次地爱上他。可是何宝荣后悔了,当他想回来的时候却已经没有机会见过他。也许这就是阴差阳错吧。
不过张震饰演的厨师更是讨人喜,他性取向不明,有些天真,有些可爱,但是他无论走去哪里,后面都有他的家人,张震有根。而黎耀辉和何宝荣却是无脚鸟,一直飞啊,飞啊,却再也见不到面。

春光乍泄
HAPPY TOHETHER
如果用现在的话来说,春光乍泄这部电影有很大用卖腐来吸引人的嫌疑,我甚至不能肯定他会得到大多数男生的认同。片头那一幕两个人的表情,尤其是张国荣的表情,虽然我知道这样形容一个男人不太对,但那是妖媚的感觉,那个脖子上露出青筋,完全陶醉于性爱的表情,让人有了一个男人很妖媚的错觉。王家卫一定也觉得这部电影是性感的,他曾经说过里面的瀑布代表了“sexual energy".
这部电影的英文翻译是HAPPY TOGETHER,乍看有点莫名其妙。偶尔穿插黑白色调的叙事片段,零零落落的讲述两个伤心人和一个打酱油的旁观者的故事,最后一对同性情侣还不能终成眷属反而要相忘于江湖。这实在算不上HAPPY TOGETHER。但这是王家卫导演的电影,如果他真的真的什么都顺直了说,终于不再卖关子,那他就不是王家卫了。他就成了郭敬明。
所以我只好将这个故事分两个概念来读,一个HAPPY,一个TOGETHER。
而且这里要先说TOGTHER的故事。
在电影中张国荣因为他的妖媚所以演了一个妖精一样的角色,何宝荣。他魅惑世人爱他,却总做些膈应人的事。被魅惑的最深的人,可怜的黎耀辉,只有对他又爱又恨,欲罢不能。就像很多女人一样,弱势的美丽莫名其妙成了她们拿乔的资本,而风骚的何宝荣的傲娇任性比这些美丽的女人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他更加诱人。虽然影片总带着45度角仰望天空的忧郁,但何宝荣这个角色绝不沉闷。影片中何宝荣的颜色总是鲜艳的。红色的格子衬衣,蓝色的针织衫,黄色的短外套,分分钟不得安分,连走路都跳脱。何宝荣给我的映像就像颜色艳丽的毒苹果。可是对总是陷入黑白场景的当事人黎耀辉来说何宝荣是风,突然一阵吹过来,又突然一阵吹走。自己越伸手去抓,哪怕偷偷扣下他的护照,越是感觉到空虚无力。这就是两个人毫不平等的TOGETHER。
不平等的TOGETHER以后是永无止境的分分合合。
尼采曾经提出过永劫回归的概念。如果一件事情只发生了一次,那么它就相当于没有发生。只有当它反复的发生,才会产生不可磨灭的意义。
何宝荣的那句话,我们重新来过,就是黎耀辉永劫回归开始的魔咒。黎耀辉这个人在电影中大部分时间被形容成黑白两色,这样的配色不只是营造一种老相片似的怀旧的伤感,连黎耀辉这个人的生命个性都变成了这样一种配色,黑白色的人很闷却很单纯。因为背负了债务而离家出走到地球的另一端,黎耀辉本不精彩的贫穷生命也变得更加灰暗。他挣扎在生活的边缘。他的周围只有每天呱呱乱叫的陌生人。陌生人的概念就是他们从不企图走进你的生活,同时也防备你靠近他们。被周围的一切孤立,饥渴于亲情友情爱情的黎耀辉(加上同性恋的背景标签)和一直徘徊在他身边陪他从香港走到阿根廷的何宝荣理所当然的TOGETHER了。如果他们的together能够一直延绵不断的下去,那么根据尼采的原理,他们的生命也将平静温和的过下去,到死亡的那一刻都会显得理所当然。
可悲的是黎耀辉没有想到他和何宝荣的TOGETHER是断绝的,这个断绝还会重复那么多次。于是,第一次伤皮,第二次见血,第三次入肉,第四次见骨。当最后一次两人分开,黎耀辉在屠场想着自己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切,背景是屠场里流出来的浓厚鲜血被高压水枪冲来冲去。奋斗多年什么也没剩下,只有自己终于被伤的鲜血淋漓。
台灯上的瀑布什么的,是王导作为一个文艺范导演又开始犯病了。瀑布绝美,气势恢宏,这惊人的瀑布是一个漂亮的符号。王家卫的电影总会有那么些暴露的非常明显的标志符号。每一次瀑布和瀑布台灯的出场都只意在给观众一个模糊的情节走向的暗示,尤其是瀑布下画的两个人。所以每一次台灯的出场都是一句默念,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赌咒一样从电影开头暗示到结尾。于是当最后黎耀辉一个人孤单站在瀑布下面的时候,这种失望带来的逆差自然而然的给了王导演拼命释放他王家卫式悲伤的空间,整部电影都因为梁朝伟在水雾之中那一句:因为我始终觉得,站在瀑布这里的应该有两个人,而凭空增添了几分压抑的哀怨。
接着来说说HAPPY。
可是。。。王家卫有任何一部电影HAPPY过么?!这部电影不光英文名叫HAPPY TOGETHER,连中文名也起的非常讨喜,春光乍泄。我起初粗鲁的认为乍泄指的是几幕梁朝伟和张国荣腻在一起的镜头。当然不至于粗鲁到只谈论他们赤裸着身子搂在一起春光无限的镜头,而是何宝荣受伤后住在黎耀辉处的那些镜头。这些镜头被无数观众所反复纪念,公认它们温情脉脉爱意满满,简直就是幸福的完美诠释。
从何宝荣满头满身满血的拥抱开始。因为没心没肺的何宝荣的入住,这个破旧简陋的(甚至床上和沙发上都有跳蚤)小租房变成了一个飘着暖色灯光的“家”。黎耀辉蹲在床头看何宝荣的睡颜,大半夜帮何宝荣买烟,殴打伤了何宝荣的鬼佬(导致自己丢了工作),陪何宝荣抽风(在冻死人的清晨去晨练而导致感冒发烧,最后还顶着病体为何宝荣做饭,)两人一起缩在小桌前吃饭,何宝荣偶尔扑上去亲吻挑逗他,言语刺激他,不耐烦的教他跳几个舞步,就是这种日子让黎耀辉自白:我一直没告诉何宝荣,他受伤的日子是我最开心的日子。
如果黎耀辉这里所述的开心就等于标题的HAPPY的话,整部电影就真的掉价了。像个三流言情片一样凭借着这一点点乍泄的春光解读着黎耀辉犯贱的幸福。宣扬这种幸福实在是非常消极甚至变态的。这种把被一个经济情况捉急,被社会孤立,失去亲情支持的人靠着将自己卑微到尘土里而换来的满足感称作幸福根本就不对。小台湾张震的出现便是对这一切的驳斥。这个电影中幸福的意义,绝不在此,绝不满足于此。
虽然那个将不开心带去世界的尽头的设计实在让人鸡皮疙瘩刷刷掉,但这是导演驳斥之前那种不健全的幸福的标志,比大字报的标题还明显。从张震的出现开始,导演一点点的刷新着幸福的含义,从情绪上的开心满足,到真正意义上的金光闪闪的幸福。电影中黎耀辉一直不曾隐藏自己想回香港的愿望,这里的幸福其实是一个关于归属感的故事。
看这部电影时,我一直希望能从中看到多一点愤怒。但是没有,无论是何宝荣,黎耀辉,还是打酱油的小张。这个故事哀伤,隐忍,悲怜,绝望,就是不够愤怒。因为愤怒有时其实是一种充满自信的激情,而面对何宝荣,黎耀辉连当面对他真心愤怒的底气都无,一直被当成软柿子捏扁搓圆。要硬说出场人物中唯一能毫无负担释放真性情的大概只有酱油张。因为他在台北有一个真正的家给他撑腰。看到这里才终于发现电影的主题其实还是公道且温暖的。想要happy,身后必须有一个家。黎耀辉在最后也领悟了,何宝荣绝对给不了他想要的家。所以他壮士断腕,赚够了钱,写了信,独自一人启程回香港的家。电影没有说他会不会重新被家人接受,但结果不言而喻。最后回头来虐小渣何宝荣。这个情节的安排绝对是为了满足大众情绪需求而设置的,非常白烂通俗。可悲的何宝荣最后也终于发现了自己幸福的归属地,那个有黎耀辉在的"家".只可惜家里最重要的元素,黎耀辉,已经被他弄丢了。他看着黎耀辉留在房间的物什,终于忍不住泪流满面。他哭的不是自己失去了伴侣,失去了爱情,他哭的是自己失掉了在孤单寒冷的异国他乡唯一的归属和依靠,他悲哀自己以后将孤单的忍受空虚寂寞的折磨和无根飘零之苦,他哭他弄丢了本已到手的幸福。

本文由金沙国际登录发布于影视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她最终决定不再等他了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