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影视作品 2019-09-23 20:3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金沙国际登录 > 影视作品 > 正文

向塞林格致敬,五亩天下

五亩天下

(“山下土肥呦,地呀地五亩啊,五亩良田呦种点啥……鸡肥鹅肥呦,牛呀牛羊壮啊,种豆种稻呦,油菜花!”
原来小人物的梦想,就是“开心农场+开心牧场”)

□斯望泽

                           一

“山下土肥呦,地呀地五亩啊,五亩良田呦种点啥……鸡肥鹅肥呦,牛呀牛羊壮啊,种豆种稻呦,油菜花!”

有狐绥绥,在彼淇梁。心之忧矣,之子无裳。
有狐绥绥,在彼淇厉。心之忧矣,之子无带。
有狐绥绥,在彼淇侧。心之忧矣,之子无服。
                                   
在成龙的电影里听到《诗经》,惊诧度不亚于在张艺谋的电影里看到了二人转。那场戏,我不知道有多少朋友看懂了,因为它复杂地就像余则成的眼神。梁兵(成龙)俘虏了卫太子(王力宏),押着他到一处废弃民居,遇到一个流浪歌姬(林鹏)。歌姬下了药汤,并解衣歌舞助兴,唱的正是这首《诗经•卫风•有狐》。那场戏不长,在剧情上似乎可有可无,但细究起来很有意思:

《大兵小将》里这首被成龙反复哼唱的歌每次出现都有着截然不同的情感表达,或是得意、或是欢喜、或是无奈、或是悲凉,种种情感之间的转换呼应着剧情的发展,直到最后把人的眼泪唱下来,才算罢了。

●歌姬下药汤,原意是想迷翻梁兵,因为梁兵戴着卫太子的将盔,而歌姬的亲人都死于卫太子的连年征战;她选唱《卫风》,也是以为梁兵是卫将。
●这首《有狐》,是女向男求爱的情歌,说良人虽贫无衣裤,但自己仍然爱他。当时梁兵正是衣衫褴褛,此曲正是十分应景的挑逗;而同时也是质询:为什么你是卫将,却穿乞丐装?可惜对牛弹琴,梁兵哪里懂得这些?
●梁兵听不懂的,卫太子却听得懂。他认定歌姬是卫人,所以当歌姬捧汤近前时,低声向她求救。歌姬本意就是想救他,但见他此举,却说:“这汤本来不想给你喝的。”于是灌他喝汤。
●可能由于对两人身份琢磨不透,所以歌姬没有加害他们,只是在卫太子耳边说了句“报应”。这两个字,最后才由卫太子道出,辉映着挂在许愿树上的“太平”。而“报应”就是,怕死的梁兵以身殉国,而不怕死的卫太子,却投降秦国;从此天下太平。

只是,这眼泪说不好是不是奉送给英雄。因为国人的英雄观向来是“男儿生于斯世,上马横刀平天下,下马回家养妻小,方为生命本色”。英雄总把“天下”至于“妻小”之前,其中个人抱负与眼光,不可不谓之高远。

(另一说,《有狐》是妻子怀念久役不归的丈夫。歌姬在许愿树山崖再唱此曲,应是此意,借以呼应和平的主题。故而前者妖冶,后者超然出尘。)

于是,后人因为仰慕英雄,往往也都不自觉地顺着英雄高远的视角看历史。只是,高或不能胜寒;远,难察秋毫。在这种境况之下,历史细微的肌理往往因为后人盲人摸象般的满足和雾里看花般的痴情而得不到温存的爱抚。当历史的镜头只如帝王的目光一样,一切即如老子所言: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二

国人在漫长的封建时代就以“刍狗”的姿态辛劳于桑田之上,供养着一个又一个改朝换代的故事和一个又一个王朝的繁华。而史官以笔凿刻的历史又往往只是王侯将相之家的功过盛衰。于是,创造历史的人民永远都只是一个集体名词,成为装点帝王经世济民或无德无能的佐证,永远都是一个背景般的存在。

不仅如此,这部“成龙电影”竟向刚去世的塞林格致敬,这比成龙大哥上百家讲坛讲《诗经》,更让我惊诧。尤其是那场梦境:梁兵在跟麦田一样黄澄澄的油菜花地里,喜悦地奔跑,突然油菜花丛中,闪出他曾救过的小乞丐,拿箭指着他,将他射倒……那个小乞丐是片中象征意味很浓的符号,出现了好几次,有兴趣的朋友不妨留意一下。我想成龙大哥借用麦田意象,是想和霍尔顿一样发出“救救孩子”的呼声,毕竟“爱护和平,从娃娃抓起”,成龙大哥甘当“油菜花田守望者”。

虽说在历史长廊之中“人民”只是背景,但是他们一旦开口,他们的吟啸之声却能盖过帝王和大臣们的争吵与附和,成为最动听、最真实的歌谣——

除了油菜花田、小乞丐,电影里符号性的东西还很多,有考据癖的朋友,不妨探讨一下其中的深意。比如:
●旗
影片由护旗而始、护旗而终。卫军遭梁军伏击,卫太子拼死保护卫旗不倒,却被装死的梁兵偷袭,成了俘虏,故事由此展开。而故事最后,梁兵回到梁国,却发现梁国已灭,原本贪生怕死的他,为护最后一杆梁旗不倒,被乱箭射死。

  有狐绥绥,在彼淇梁。心之忧矣,之子无裳。
  有狐绥绥,在彼淇厉。心之忧矣,之子无带。
  有狐绥绥,在彼淇侧。心之忧矣,之子无服。

●我爹说
本片中出现频次最高的台词。作为极为重要的隐藏人物,“我爹”能说、能画、能写:说话像赵本山,满嘴跑的都是“老鹰小鸡,放在锅里都是肉”之类,期待有过耳不忘的朋友,整出“我爹”语录;能画地图,其实这地图本身作用不大,关键为亮出背后“我爹”的书法:太平(在那个时代能写字的,可不是一般人)。

这首《诗经·卫风·有狐》是女向男求爱的情歌,说良人虽贫无衣裤,但自己仍然爱他,另一说,《有狐》是妻子怀念久役不归的丈夫。它出现在《大兵小将》之中,音调凄迷哀伤,似取后一种含义。在这部电影当中,诸侯争霸、合纵连横、权术谋略都成了这首情歌的陪衬,于是在影片中就出现了一种饱含忧伤和无奈的反讽效果,这种效果或也可通过影片中歌姬这一角色的一句台词命名——“报应”。于影片具体而言,这“报应”是,怕死的梁兵以身殉国,不怕死的卫太子,投降秦国;从此天下太平。

●挺好的
本片出现频次第二高的台词,“我爹”的口头禅,其核心思想是“只要活着,挺好的”的乱世生存哲学。在“我爹”光辉思想的忽悠下,一心想重建大国荣耀的卫太子,完成了从“热血男儿”到“缩头乌龟”的伟大转变。

太平抵达于家庭的破败与死亡的“报应”之后,想来总让人觉得凄凉。但是终究开始有一种“凄凉”之感来映衬一统天下的伟大胜利、来纪念千千万万个如刍狗般的“梁兵”,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进步。
这种进步可以通过《大兵小将》与《英雄》的比照明显地看出。二者同讲战争与和平的主题,前者以小人物的家国观念、生死观念表现,后者

●小人物
又一高频台词,卫太子的口头禅,但说得多了,让人感觉有点生硬,成了强贴的标签,就为了告诉大家:大哥这次真的只是一个“小人物”哦。
故事的结局还揭示这样一个道理:小人物干大人物的事,只能自取灭亡;而大人物有小人物的胸怀,却能泽被苍生。

以大人物与大人物之间的恩怨阐释;二者也共同涉及到对如何实现天下太平这一理想的思考,然而在处理上,前者以个人与国家之间的关系、国家与天下之间的关系来多维度展现,其中个人情感与家国存亡与黎民苍生福祉间的冲突即便在今天仍旧引人深思,而后者在这一点上就更显单薄和无力,主角的顿悟犹如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其“深度”亦只到个人恩怨与苍生福祉间的选择而终止。

●五亩田
梁兵俘虏卫太子,是为了回国换五亩田,种油菜花,过上“农妇、山泉、有点田”的幸福生活。
其实,当时的100亩只相当于如今的29.07亩。也就是说,那么帅的卫太子,只能换1.45亩的田;原来小人物的梦想,就是想有块“开心农场”。

两相对比可以看出,一个小人物于历史中的人生轨迹足以勾画家国天下的盛衰之理,而且它的表达更细腻、更动人、更动听、更惹人深思。而这也或许是近几年里历史影片都开始以具体的个人为主角、以小人物的悲喜为题材的一个原因吧。

在一部电影里,安插这么多符号性的东西,成龙大哥是在不断提醒人们注意他的改变:成龙的电影,也开始有深度了。尽管这个“深度”,早在《英雄》、《墨攻》、《麦田》就被别人探底了,但成龙大哥还是找到了一个不错的视角,发掘了一个不错的“新人”(王力宏),加上成龙电影一贯的打斗、搞笑元素,即使抛开那些符号、深度,也是今年最值得一看的贺岁片。

                          三

看电影,最怕孩子多。今年的贺岁档,竟撞上了三次“小鬼当家”:《喜羊羊和灰太狼》自不必说,另两部则是成龙的《邻家特工》和《大兵小将》。或许在小朋友眼里,成龙大哥就跟灰太狼一样可爱吧。只是《邻家特工》里,56岁“灰太狼”的插科打诨,多少让我有点心酸。
我常常将成龙的电影混淆,因为每部电影是那么相似,成龙老是那个成龙。所以,我对成龙大哥这次的励精图治,先给以3颗星的支持。
1颗星给片中的两位佳丽:林鹏和新七小福中的徐冬梅。林鹏的两段歌舞很惊艳,但在剧情上,似乎可有可无。徐冬梅演的是蛮族女将,因此除了哼哼哈哈就没像样的台词,但扮相充满野性美,很让人心痒痒。
还有1颗星,要给王力宏。作为歌坛天王,王力宏在电影上的表现却乏善可陈,惨到要去拍三级片《色戒》。但这次他演的卫太子,不着华服,却气质雍容、从容淡定,“龙-王组合”也配合默契,34岁的王力宏,总算被成龙大哥领上道了。

                        四

本片的背景设定在战国末期,卫、梁交战。这有悖历史常识。因为,春秋战国800年,卫国一直很弱小,几次被灭,都是在别国帮助下复国。正是因为它实在太弱,秦始皇后来都懒得灭他,一直到秦二世废掉卫君角(就是片中的卫太子),卫才算正式亡国,这时距秦朝统一天下已经12年了。像卫国这样弱得不能再弱的国家,要说它有称雄天下的野心,真是扯淡了。而当时的梁国,指的是战国七雄中的魏国(因定都大梁,别称梁国),不知比卫国要强大多少倍。

当然,对于这样一部好看的电影,这点硬伤只能算是吹毛求疵。

无锡日报:
河北青年报:

本文由金沙国际登录发布于影视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向塞林格致敬,五亩天下

关键词: